侠客岛:少年宫该给“张东升”转正吗?

国内 图片

  原标题:[岛叔说]少年宫该给“张东升”转正吗?

  “一起爬山吗?”“您看我还有机会吗?”……

  最近,想必不少岛友已经看过了《隐秘的角落》这部大热的网剧。剧中,张东升作为少年宫的代课教师,没有编制、收入微薄,长期遭受家人的冷落与嫌弃。随着最后一根稻草落下,传道授业的他竟变成阴鸷冷血的杀人犯。

  这只是一个虚构的离奇故事,但剧中张东升的身份设定却有一定的现实基础——那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代课教师”群体。今天,岛叔想和大家聊聊代课教师这一话题。

《隐秘的角落》张东升剧照
《隐秘的角落》张东升剧照

  

  前不久,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开通了“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举报平台”。消息一发布,便在网络上掀起讨论。

  岛叔注意到,大家就政策出台表达支持或疑虑的同时,有不少网友反映代课教师面临薪资待遇无法保障等现实难题。 

  水果云:2018年大学毕业,代课2年。一个月工资1750元,一年只发10个月。租房子一个月500元,吃饭一个月500元,连买件衣服都得考虑好久,更别提能攒钱了。

  白泽犴:新一线城市,小学班主任,不包吃不包住。每天必须无偿“自愿”加班,每月工资到手1500元。

  静慕-Elaine:工作一点都不比在编教师轻松,工资一丢丢,还没有补助和保险。

  橙色的雪梨:明明很缺老师,却控制编制人数,年年不招够。代课老师没地位,工资也难求。

  请叫我小东仔子:作为代课老师,工资已经被拖欠3个月了。

  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雷望红,长期在各地教育单位实地调研。她告诉岛叔,由于面临解聘压力,很多代课教师比在编教师工作更卖力、任务更繁重。有学校看中了这一点,专门让代课教师担任班主任。即便如此,代课教师的待遇水平依然比在编教师差一大截。

  作为“公立学校中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代课教师也缺乏相应的社会福利保障。“编内老师怀孕,学校急急忙忙招代课的;代课老师怀孕,只能马上离职。”一位代课老师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么说。她还表示,这种事学校不会明说,但领导会找你谈话,迫使你自己开口说辞职。

  由于没有“名分”,代课教师在各类评先评优、职称评定、培训晋升等方面,更是“想都不用想了”。

  待遇上的不公,反过来让代课教师招聘难上加难。一些地方因此陷入“招聘不停,却难招到人”的尴尬局面,不得不降低代课教师的招聘水准。

  不少人选择担任代课教师,或是为考编积攒经验,或是“伺机而动”准备跳槽。因此,代课教师队伍中很多都是“流水的兵“。凡此种种,无疑导致代课教师素质参差不齐,教学质量难以得到保证。

  数量有缺口,质量存隐患。解决代课教师问题,不仅事关这一群体合法权益的保障,更与国家教育事业发展息息相关。

在山西省娄烦县白刁岭村小学,代课老师姬爱环在给孩子们上课(图源:新华社)
在山西省娄烦县白刁岭村小学,代课老师姬爱环在给孩子们上课(图源:新华社)

  

  代课教师的存在由来已久。一面是编制壁垒和财政压力,一面是社会对教师的数量需求,在二者的张力之下,代课教师应运而生。

  尽管早在多年前,教育主管部门通过符合条件者转正、不符合条件者给予适当补偿后辞退等方式,为一部分代课教师“正名”,但碍于编制有限、经费紧张、很多人不愿去乡村就业、教育城镇化加速等多方面原因,代课教师目前仍普遍存在。

  客观来看,代课教师的出现,填补了教师队伍的缺口,确保了“幼有所学,学有所教”,在特殊的时空撑起很多人的教育梦想。比如,改革开放初期,一些地方师资力量严重匮乏,正是代课教师、民办教师的常年坚守,为孩子们铺就一条通往外部世界的道路。

  在一些偏僻山村,或因薪酬较低,招不到在编老师;或因在编教师不愿去艰苦、偏远地区任教,代课教师的扎根,无疑弥补了区域教育资源的不均衡,照亮了贫寒学子走出大山的前程。

  有些代课教师的故事让人动容。河南灵宝市“独臂老师”贾站顺执教30余年,婉拒进城从事教育培训工作,因为“山里的孩子更需要我”;云南彝良地震时,代课老师朱银全凭借双手,从废墟中刨出7名学生;黑龙江代课教师张丽莉,在车祸中为救学生致使双腿截肢……

  可见,是否具有编制,并非评判教师素质高低的标准。有教师之“实”而无教师之“名”的代课教师,理应享受相应的待遇和尊严

“独臂老师”贾站顺任教于灵宝市大山深处的苏村乡高稍小学(图源:人民网)
“独臂老师”贾站顺任教于灵宝市大山深处的苏村乡高稍小学(图源:人民网)

  

  2001年,国务院在《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提出“坚决辞退不具备教师资格的人员,逐步清退代课人员”。2006年,教育部发言人指出,计划在短时间内将 44.8万中小学代课教师全部清退。

  当时这种“坚决、全部、不加区分”的一刀切清退做法,后来在现实的困境下并没有贯彻下去。比如,大量辞退代课教师导致教师数量缺口难以补充,继而引发贫困地区辍学率反弹。

  从实际出发,在一定程度上允许代课教师的存在,逐步减少代课教师存量,才是可行之计。2019年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明确提到,“对符合条件的非在编教师要加快入编,不得产生新的代课教师。”

  不过,在各地落实该政策时,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当前不少地区的教师入编考试在学历、年龄甚至身高等方面存在不同限制,有经验的优秀代课教师一旦有一项条件不符,就基本无缘编内。雷望红向岛叔讲述了她在调研时遇到的一个真实案例——

  甘肃会宁某村小学的代课教师小蒋,薪资只有1000元/月,一年只发10个月。但她倾尽全力带学生,扎根小山村默默奉献。虽然是农村学校,可她带的学生几乎每年都能在全镇考试中位列前茅,自己也曾多次在教育评比中获奖,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老师。

  但是,当地转正入编政策要求2001年及其以前参加工作者才能转正,而小蒋是2002年正式参加工作。囿于这一限制,蒋老师一直无法转正。她说,自己经常因为代课教师身份而感到自卑;每当感到伤心时,她就想想学生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学生们成绩更好。

  在执行这项政策的过程中,还有一些地方的教育部门刻意缩编、有编不补,以图继续把代课教师当廉价劳动力,这种“投机取巧”的做法实际上既阻碍了教育质量的提高,又践踏了教师职业的规范与尊严。

  岛叔注意到,去年印发的《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就专门强调“严禁挤占、挪用和截留乡村中小学教职工编制,严禁在有合格教师来源的情况下‘有编不补’、长期聘用代课教师”。

在广西凤山县金牙瑶族乡陇旺村,代课老师徐光利给同学们辅导功课(图源:新华社)
在广西凤山县金牙瑶族乡陇旺村,代课老师徐光利给同学们辅导功课(图源:新华社)

  

  当然,在为代课教师待遇鼓与呼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加强对这支教育队伍的管理和规范。

  岛叔根据教育部数据粗略统计,目前全国幼儿园、中小学的代课教师数量已近38万人,不可谓不庞大。其中,既有扎根老少边穷地区的乡村代课教师,也有城市中涌现出的新生代代课教师;既有人拿着微薄薪水,任劳任怨负重前行,也有人因缺乏编制约束,开设补习班捞取灰色收入;既有经验丰富、认真负责的优秀代课教师,也不乏缺少教学资质者登上三尺讲台……

  这些现象的存在,呼唤更完善的代课教师管理制度。比如,如何建立代课教师培训制度,提升代课教师队伍的质量水准?怎样完善监管制度,保障代课教师遵守教师管理规定?在清退缺乏教学资质的代课教师时,如何给予其应有的补偿?

  行文至此,岛叔想到小说《凤凰春晓》中刻画的一位毕生育才培优、不求回报的代课教师形象。作者李美桦正是在代课教师的启蒙下,从偏僻乡村考出大山,成长为一名作家。

  “回望一个时代,致敬一个群体”,李美桦如此形容该作品的创作初衷。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代课教师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是大势所趋。但他们对国家、社会、学生们的付出和贡献,不应被湮没。

  文/欧阳晓知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来源:新浪网